刑事辩护的目的在于说服法官少年成名春风得意,文艺复兴巨匠波提切利赵万钧《往日时光》

全集系列·71 ||「佛罗伦萨美神」波提切利全集

【名画背后的故事】惊艳佛罗伦萨的西莫内塔
22岁就去世的绝世美女,却得到了大画家们一生的思念?
波提切利——维纳斯是我永远的情人

桑德罗·波提切利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1445-1510)是15世纪末佛罗伦萨的著名画家,欧洲文艺复兴早期佛罗伦萨画派的最后一位画家,画作大部分使用坦培拉技法。他画的圣母子像非常出名。受尼德兰肖像画的影响,波提切利又是意大利肖像画的先驱者。

15世纪70年代的佛罗伦萨,出现了一位绝色倾城的女孩,名叫西莫内塔。佛罗伦萨所有人都为她的美貌而惊艳,波提切利当然也不例外。然而,混迹于佛罗伦萨高层圈子的西莫内塔,眼光甚高,根本看不上波提切利。于是乎,波提切利只好独自相思,在自己的女神面前甘愿成为追随者。

波提切利《西莫内塔》

可惜,好景不长,仅仅过去一年,西莫内塔就因肺病而香消玉殒。她的去世让人迅速遗忘,她的丈夫也马上迎娶了另一个女人,但这世界上还有一人对她念念不忘,并视她为自己的女神,那就是曾为她画过肖像的波提切利。

波提切利《春》

在波提切利的代表作——《春》中,中间那个神情黯然的维纳斯,就是波提切利的女神西莫内塔。可以说,正是因为这一形象,使得作品中透露出些许淡淡的哀伤。

波提切利《西莫内塔》

这幅作品据说是在完成其代表作《春》之后不久创作的,被世人认为是他自己心中对于西莫内塔的记忆。事实上,在波提切利的画中,西莫内塔永远都保持着她最美的样子。

波提切利《西莫内塔》

波提切利《西莫内塔》

波提切利是越看画越思念西莫内塔,以至于每天悲痛交加。但日子不能就这么继续,波提切利慢慢回到了现实中。走出阴霾的他再次接受了梅第奇家族的委托,创作了他另一幅代表作《维纳斯的诞生》。

波提切利《维纳斯的诞生》

当然,在这幅作品中,维纳斯的形象依然是西莫内塔。有人曾夸张地宣称:“波提切利除了莫西内塔以外不画任何女性。”他的圣母像,维纳斯像寓意画中的女人,无一不是以莫西内塔为原型的。

1464年,波提切利拜在菲力普·里皮(Filippo Lippi)门下学画,学徒期间留下三幅蛋彩画作品《东方博士来朝》《蔷薇园圣母》和《有天使的圣母子》,典雅从容的绘画气质已经初露端倪。

《东方博士来朝》

《蔷薇园圣母》

《有天使的圣母子》

1470年,波提切利在奥格尼桑提街开设画室,两个月后接受“商业审判法庭”委托绘制了《刚毅》(Fortitude)和《节制》,正式进入艺术界。

《刚毅》

不久,波提切利开始尝试使用蛋彩和油料混合作画,两幅不同体位的《圣母子》大获成功——其中右位《圣母子》又称《丝巾圣母》。他用蛋清、蓖麻油调和细箩筛过的石粉描绘圣母拢在头上的纱巾,经过几十次试验终于达到前所未有的逼真效果。

《丝巾圣母》

《圣母子》

这一技巧集中体现在1470年的《圣母子与天使》中,他用蛋彩的清透刻画天使忧郁的面庞,用靛青油彩突出圣母的超凡脱俗。此后终其一生,波提切利都坚持使用“蛋彩油画”坚持创作,成为绘画史上绝无仅有的现象。

《圣母子与天使》

1472年,波提切利的两幅作品《六圣人环绕圣母子》《凯旋的朱迪丝》被美第奇家族的洛伦佐买下。波提切利一举成为佛罗伦萨炙手可热的画家。

《六圣人环绕圣母子》

《凯旋的朱迪丝》

为美第奇家族服务初期,恰逢教皇西克托斯四世(Sixtus Ⅳ)策动的针对美迪奇家族的“帕兹暴动”,波提切利画了一系列带有宣传和纪念意义的肖像。战争胜利后,波提切利为杜·拉玛礼拜堂精心绘制了一幅《东方博士的朝拜》,图中主要人物均为美迪奇家族名人。

《手持科吉莫金币的男子》

《朱利亚诺·美迪奇肖像》

《萨沃纳罗拉肖像》

波提切利的作品中,常常体现出“新柏拉图主义”的神秘主义倾向,在他的作品《十八层地狱》《发现佛罗菲尔涅斯遗体》中,神秘元素已历历在目。

《十八层地狱》

《鹿和羊的风景》

《发现佛罗菲尔涅斯遗体》

1482年,波提切利画出了人类绘画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春》。同时还为弗兰契斯克的卡斯特拉别墅创作了湿壁画《圣母加冕礼》和《基督的诞生》。“圣马克祭坛画”《莫底该的胜利》《宫门外的埃丝特》《反叛者的惩罚》也完成于这一时期。实际上,1481年至1483年的大部分时间,波提切利都在脚手架上刻苦工作。

《基督的诞生》

《莫底该的胜利》

《宫门外的埃丝特》

《反叛者的惩罚》

返回佛罗伦萨后,波提切利根据罗马石棺上的雕塑创作了《美神与战神》(又名《维纳斯与马尔斯》)。1483年11月,波提切利脱离美迪奇家族庇护,成为“圣卢克公会”的独立画家。

《美神与战神》

1484年,波提切利开始着手创作《维纳斯的诞生》,这也是他唯一一幅布面蛋彩。晚年的波提切利技艺炉火纯青,蛋彩画《天使报孕》和湿壁画《学艺》(已残)一硬一软,最见功力。四十岁之后,波提切利沉迷于创作大场面作品,如《松林宴会》《十日谈之奥涅斯蒂》《婚礼宴会》《众圣人拥簇的圣母子》《圣赛诺比斯的奇迹》《鲁克勒迪亚》等等,其中绘于1495年的《诽谤》最具醒世功用。

《天使报孕》

《学艺》

《松林宴会》

《十日谈之奥涅斯蒂》

《婚礼宴会》

《诽谤》

1501年完成《神秘的诞生》后,波提切利除担任“佛罗伦萨画家列名委员会”主席,此时,他基本退出艺术圈,已很少作画。

《神秘的诞生》

1510年5月17日,波提切利在家中去逝,享年65岁。

责任编辑:刑事辩护的目的在于说服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