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的目的在于说服法官夜半思语:绕成惦念的结,系成相思的扣绕成惦念的结,系成相思的扣

风住过的地方。

在沉沉的相思里
别说披头散发姑娘不漂亮 这样扎起来竟然美呆了
出水莲
风住过的地方。

·喜歡在溫情的月光里小坐。傾聽樹影的疏離與夏夜的空靈。


:记忆消散时光

脚下的路,总是以未知和永远看不见尽头的姿态,在向远处无限的延伸着。我们都曾为未来惶恐,也曾对明天一次次的充满期待。某个深夜,一杯浓浓的咖啡,一盏或明或暗的灯光。日子就是这么简单的到来,然后又安静的过去。只有自己才知道。这么多年,那些过往。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它们,是否值得。


:对峙的双方互相撕裂。

·人只有两种清晰的状态。醒与睡。在精神上是一种对峙。在时间上是一个颠倒。习惯在子夜时候入睡的一群人,还有深夜或黎明入睡的一群人。他们拥有两种完全不一样的眼神。茫然的,困顿的,涣散的。清晰的,锋利的,脆弱的。

·人还有两种模糊的状态。生与死。一种人努力的想该如何活着。另一种人思考着该如何死去。一种从不放弃,有着阳光的气息和温和的表情。一种冷漠孤离,在光怪陆离的夜晚里整理思绪。他们在那些大大的城市里,小小的生活着。伴随着轻微的喘息,和疲惫的背影。之后,生活遍体鳞伤。可那些年华,从来都不被阻挡。那些虚度的光阴被时针拖成狭长的阴影。沉重的荡在身后。如果你看的见。明天的之后还有明天,要勇敢的过。


:木子的另一个她。

蓦然想起。山本文绪《蓝,另一种蓝》里边的女主角

在一个寂生的路口,与另一个默然不交的自己调换身份。

我偏执地喜欢上这份小小情愫。让我蠢蠢欲动。

在另一个世界的我。

是否也是在生活周遭不满音符气氛。是否也如孩子般迷恋几米。

是否也时不时没缘由地望向天的那边放空。

抑或是否只是想要脱离尘世。只用一支不尽的墨笔诠释世界之遍。

不管是否。唯一真切期盼的是。她。也是个简单的天秤座女生。

木子。


:风住过的地方

风住过的地方或许或许一如既往残雨 纸伞 衣袂 纠缠终归疏途的主角面容憔悴尽管往昔焚心尽管落地成灰或许或许一如既往风遗落着无人倾听的灼伤在贫瘠的万物凋零时 如烟散尽我总是尝试着抓住 拼织 那些混浊的记忆这是我的纤弱 与自卑或许不应再反反复复的悲叹中垂留辗转我还能说些什么?所珍惜过的一切 所消失的一切曾经相互牵绊的双眸 相拥的呼吸或许只能将往事放逐到风里只能用孤独去抵挡岁月的佞笑

 


【终】木子文。

责任编辑:刑事辩护的目的在于说服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