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的目的在于说服法官在沉沉的相思里别说披头散发姑娘不漂亮 这样扎起来竟然美呆了

找回旧爱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
夜半思语:绕成惦念的结,系成相思的扣
风住过的地方。

很久没有上空间了,也很久没有转载或写下点什么了,前几天看到了一篇文章,一篇看是平淡无奇的文章,但是耐心看完,有很多地方令人回味咀嚼,很受感动,使我想起了点什么,但又说不明白,又仔细的看了3遍,总算领悟到了——爱和珍惜,一种涌动在心里说不清道不明又忘不了的东西。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也能耐心的把它读完!

以下就是全文,经过本人简单的整理

爱是一件有趣的东西。它有时无影无形,有时却如影随形。有些时候,你知道上哪儿可以早到它,有时候,你已经放弃了,它却主动来找你,一把攫住你的衣领,向你日渐坚硬的心理撒进些许柔情。这时,你会发现,爱就在你离开的地方,你并没有真的丢掉它,就向插在车门上的车钥匙,或者九年前和你离婚的前夫。

2008年的圣诞节,无意之间我又找回了那段旧爱。这不是那种可以让你在60秒内上天入地炙热情爱,而是那种往昔的、熟悉的、慢慢燃烧的脉脉温情。这种爱只存在于两个曾经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只存在于两个共同赋予了子女生命的人之间。而这种爱,我一开始并未意识到它的存在。

比利向我的车这边走来

圣诞节的早上,我把我们的两个孩子载回他的家门口。自从我们九年前离婚,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传统。早餐后,带好圣诞袜,我就和孩子们一起收拾好车子,载满圣诞节的胜利品,开往他们的父亲的家,连睡衣也懒得换。

在他家,我们交换礼物,互相寒暄,和孩子们拥抱亲吻以后我,我两手空空地开车回家,和我母亲共度余下的一天。离婚后,这是我们之间最近距离的接触。

过去几年,我们的圣诞节小传统里加进了一个人,比利的新伴侣丽莎。虽然我喜欢她,她对我们的孩子也很好,但当你发现自己与另外一个女人分享你的家人,乃至在圣诞节这样的日子,心里多少有些难受。婚姻破裂以后,这就是你不得不接受,不得不学会面对的生活。今年,失去工作后,这样的日子对我来说更为艰难,似乎独自被留在了寒风中。

“娜塔莉,你知道我爱你,对不对?”我们漫步走向我的吉普车时,比利忽然低声对我说。眼泪涌上他的双眼,这个长岛的硬汉,穿着他的绿色绒布睡衣,赤脚站在十二月冰冷的人行道,坦诚地说:“我会永远爱你。”

显然,他也有些伤感。我很久没听他说“我爱你”了,这几个字触动了我的心弦,那双伤感的绿色帽子里泛出的泪光更让我措手不及,那熟悉的眼神让我回想起许多美好的圣诞回忆。

“我知道。”我低声说,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那个寒冷的圣诞节清晨,我穿着我的红色雪人睡衣,泪水溢满双眼。“我也爱你。”

离婚后,我们之间仿佛隔着汪洋大海,从没想过还有这样交谈。没等我反应过来,我们就久久地拥抱在了一起,无法抑制的哭泣起来。究竟是什么使圣诞节能让人们聚在一起,暂时放下防备,放下心防呢?

就好像,那一刻,整个世界就好像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共同的家庭温情把我们锁在了一起,亦或是法兰绒睡衣的静电把我们粘在了一起。在这样一个下着雪的时刻,我们都有点瑟瑟发抖。同时,内心深处,在那个我不喜欢在聚会上谈论的地方,我知道丽莎和孩子们正在等着他,她在做早饭,留下她自己和我的家人、我的孩子共同的圣诞回忆。这如同一颗不易于下咽的苦果,但我心里知道,我不会改变任何事情——即使我可以。

“娜塔莉,我们有两个孩子,这一路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走。”比利深深地呼吸,微微咧着嘴笑着。

“我也是。”我微笑着回答。

我把我塞进车里,观赏我身后的车门。尽管生活总有办法伤我们的心,有时甚至破坏我们的家庭,但爱永远不会真的丢失。事实上,你可能在一些最不起眼的地方发现爱的痕迹,它们中有许多被锁在了回忆里。

娜塔莉.赖利文

2012-2-20 整理

责任编辑:刑事辩护的目的在于说服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