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的目的在于说服法官不想随便以一种基调定格人生:读《就这样慢热地活着》找回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