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的目的在于说服法官六大因素影响孩子智商怀孕第一个月的营养 教你辨别是否怀孕

对联的平仄要求是什么

陈好从“万人迷”变成“万人吐”
王茜戏内戏外性感无限
狗追兔典型例题

论对联平仄要求

——从高考对联题谈起 作者:刘受之 施… 资料来源:恶人谷珠楼   摘要:2004年高考语文试题中的对联题出题有不够严谨之处,由此想到平仄在对联中的重要性。对联受格律诗的影响,却又不完全受格律诗的束缚。   2004年全国高考语文试题中的第24小题是一道对春联的题目,共出有3条上联,要求考生对出下联:   扫千年旧习______________  祖国江山好______________  冬去春来千条杨柳迎风绿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对联要讲平仄,其规律跟作格律诗基本相同。“平”是平声,包括阴平和阳平;“仄”是仄声,包括上去入三声。入声属古声调,在现代汉语中,古入声已分别进入平、上、去三声之中,叫做“入派三声”。上列第二条上联“祖国江山好”的平仄格式为“仄仄平平仄”,第二字“国”字就是看作古入声字的,读音归仄,而不是按照现代汉语读如阳平,这样才符合律句要求,即本句中平仄交错。我们再看参考答案中给出的下联“大地气象新”,读为“仄仄仄仄平”,节奏点上的第二、四字皆为仄,在本句中没有平仄交错。现在把上下联放在一起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祖国江山好,(仄仄平平仄)  大地气象新。(仄仄仄仄平)   在律句格式中,对句与出句要平仄相对,可是这副对联上下联节奏点上的第二个字都是仄声字,显然不符合格律要求。也许有人会说,上联的“国”字可以按现代汉语读音念阳平调,应该属于平声字。依此说,“祖国江山好”的平仄格式就是“仄平平平仄”,第二、四两字皆平,又不符合本句中平仄交错的原则。既然是高考试题,出题就应严谨,最好不用今读平声的古入声字,做到无懈可击,考生熟悉的毕竟还是现代汉语的四个声调,而很难识别古入声字。有鉴于此,我们试拟两条下联,供参考:   家乡气象新。(平平仄仄平)  人民面貌新。(平平仄仄平)   关于平仄,语言大师老舍先生的一段话语很能引起我们的重视:   即使是散文,平仄的排列也还该考究。是“张三李四”好听,“张三王八”就不好听。前者是二平二仄,有起有落;后者是四字(按京音读)皆平,缺乏抑扬。四个字尚且如此,那么连说几句就更该好好安排一下了。“张三去了,李四也去了,老王也去了,会开成了”这样一顺边的句子大概不如“张三、李四、老王都去参加,会开成了”简单好听。前者有一顺边的四个“了”,后者“加”是平声,“了”是仄声,扬抑有致。[1]   平声字响亮、高亢,为“扬”;仄声字低回、短促,为“抑”。利用平仄的交错和相对,就可以形成诗句的抑扬之美,节奏鲜明,和谐悦耳。本句中平仄交错,对句中平仄相对,这是格律诗的最基本的要求,不可通融。著名作家冰心也曾以诗句“春色满园关不住”为例谈到平仄:   本来旧体诗是讲究音乐美的,平仄声要谐调,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念起来就琅琅上口了。还有,“春色满园关不住”,本来是众口传诵的宋人叶绍翁的一句诗,可是,到报上偏偏成了“满园春色关不住”,平仄也不谐调了。这不是自作聪明吗?[2]   通常说来,律句中,偶字为节奏点,该平即平,该仄即仄,不可变平为仄或变仄为平。当然,也有例外,不完全按“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说法去写诗,当属于拗救的范畴,这里不予赘述。下面不妨再引陈毅同志的一首诗予以说明。   陈毅同志的《梅岭三章》是他于30年代在江西大余县的梅岭山上进行游击战时写下的三首七言绝句。第一、三首格律工整,唯第二首格律有误。第二首诗的平仄排列如下:   南国风烟正十年,(平仄平平仄仄平)  此头须向国门悬。(仄平平仄仄平平)  后死诸君多努力,(仄仄平平平仄仄)  捷报飞来当纸钱。(仄仄平平平仄平)   问题出在第三句上。第三句正确的平仄格式应是“平平仄仄平平仄”,可是“后死诸君多努力”的平仄排列完全不符格律要求。如果将“后死诸君”改为“诸君后死”,变成“平平仄仄”,下句的“捷报飞来”(仄仄平平)与之平仄相对,就合乎格律要求了。至于第六字“努”字该平而仄,属于拗体,但对句“捷报飞来当纸钱”中的第五字“当”字读如平声,就补救了,也符合律句要求。这属于典型的拗救句。第三句改成“诸君后死多努力”后,原诗意基本没变。在文物出版社1979年出版的《陈毅诗稿》中,收有该诗手记共三幅,分别刊印在第6页、第42页和第47页上,第三句前两处为“后死诸君多努力”,后一处为“诸君后死多努力”。从顺序看,这是后写的,恐怕陈毅同志也是觉察到了原句的平仄有误而改过来的。   现在回到对联的话题上来。对联的产生时代有案可稽者是在五代,它必然受到唐代律诗的影响。五、七言律诗的颔联(第三和第四句)和颈联(第五和第六句),就其对仗而言,也等于两副五、七言的对联。讲对仗首要就是讲平仄,讲平仄实在是讲求音调和谐,节奏优美,读起来悦耳动听而不至于拗口。当然,也会有一些特例,没有完全按照格律要求。比如1982年除夕,中央电视台与几个单位联合举办了一次迎春征联活动,共出有五条上联。其中第四条上联是“碧野田间牛得草”[3],这是用当代三位文艺界知名人士的名字配合起来的,而意义连贯一致,并非生拼硬凑而成。所选中的最佳下联是“金山林里马识途”,这也是用当代三位文艺界知名人士的名字配合而成的。这副对联的平仄安排是:   碧野田间牛得草,(仄仄平平平仄仄)  金山林里马识途。(平平平仄仄仄平)   现在可以看出,上下联中的第六个字“得”和“识”同为入声字,有悖格律原则,但从内容上看,字面工整,自然浑成,因为是人名,不可更改,只能看作小疵,这算是不以平仄害联意。   同样是以人名出联,陈寅恪先生算是一位高手。1931年,时任清华大学教授的陈寅恪主持清华大学入学考试,在国文考卷中加试对联,出句只有“孙行者”三个字,声调为平平仄。按照陈寅恪先生事先拟定的答案是“祖冲之”,声调为仄平平。这副对联对仗工稳,联意妥贴,以伟大的古代数学家对神话中的英雄人物,堪称绝对。   与格律诗只有五、七言的形式有所不同,对联的字数并无限制,由三字、四字、六字、八字、九字到几十字、上百字的都有,如上列高考语文试题中的第三条上联“冬去春来千条杨柳迎风绿”就有十一个字。但不论字数多少,都应讲平仄,比如八言句,大抵是两个四言句;九言句多为一个四言、一个五言句;十一言句多为一个四言句、一个七言句;十二言句多为一个五言句、一个七言句。以此类推,都可以按照五、七言的格律形式论平仄。在1984年中央电视台等单位联合举办的第二届迎春征联活动中,特邀顾问王力先生曾特意向评委会强调:“对联一定要讲平仄,平仄不协,就不宜入选。”[4]   当然,对联不完全同于律诗,不只是字数的多少,在内容和平仄、词性、结构等方面也没有律诗那样严格,不拘平仄,不事雕琢的好联不少,例如岳阳楼外景的外牌坊上题有“岳阳天下楼,洞庭天下水”的对联,这副额对不合平仄,但立意明快,气势恢宏,堪称佳对。不过,在拟写对联时仍以讲求平仄为好,即使按现代汉语普通话四声作联也应以入律为正格,否则就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大不敬。例如,杭州岳庙大门口的楹联写的是岳飞《满江红》词中的两句:“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上下联均以仄声收尾,显然是不谐声律之作,实不可入联。

责任编辑:刑事辩护的目的在于说服法官